inwalletspeichern

in wallet speichern


后续,在美联储 政策转向的判断上,我们建议 关注三大因素:疫苗、就业和通胀。


  关于疫苗,我们在报告《 美国离“ 群体免疫”还有多远?》中指出,按美国当前疫苗接种能力与潜力,美国在 2021年8-9月或能实现“群体免疫”,而7月就有可能“恢复常态”。


  关于就业,美联储对2021年 失业率 预测中位数 值为4.5%,美国2月失业率为6.2%,需要关注未来失业率下降的速度、以及与4.5%的差距。


  关于通胀,美联储对2021年的PCE同比预测的中位数值为2.4%,我们据此估算,预计3月PCE同比或达2%,4-5月PCE同比或至全年高点的2.7%以上(图表1)。


  这样看,如果PCE同比短期 走高(3%以内),则短期通胀偏高的现象,或仍处于美联储的“忍受”范围内。


  但假如通胀率过快走高(如3月就达2.5%以上)或上升过高(如3%以上),美联储“出手”抑制通胀的概率会加大,而市场对政策转向的怀疑与恐惧亦会加剧,风险资产容易经历较明显的波动与 调整


    近一周,美联储的表态整体仍然偏鸽,特别是提到拟针对SLR政策进行调整、 计划提前取消银行的股息和股票回购限制等,一定程度上为市场提供了新的乐观预期,后续进展值得关注。


    3月23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参加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重点信息包括:1)美国经济复苏的进展比市场预期的要快,而且这一势头似乎正在加强,但距离完成还很遥远。


  因此,只要美国经济需要,美联储将继续为经济提供支持。


  2)承认美国有通胀上行压力,但否认1.9万亿美元的大规模经济刺激会产生不受欢迎的通胀问题,重申联储有工具应对。


  3)美联储将“明显提前”就可能的缩减债券购买力度进行沟通,联储已经学会沟通,并在加息得到保障时缓慢地行动。


  4)美联储将在补充杠杆率(SLR)问题上保持透明度,将“相对迅速地”针对SLR政策调整征求意见。


   去年年末几成 共识的美元看跌押注已经土崩瓦解,因为美国经济数据改善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80个基点,增强了美元相对其他 货币的吸引力。


   彭博 美元汇率指数今年以来上涨近3%。


  自高盛10月9日发布做空美元对发达市场 篮子货币和新兴市场篮子货币的建议报告以来,彭博美元汇率指数下跌约1%。


     富国银行:本周美联储纪要关注 官员们对于乐观前景的 讨论  富国银行经济学家SamBullard周一表示,在上个月的美联储会议上,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大幅提高了经济增长预测,但维持利率预测中位数不变。


  就事论事,市场会密切关注任何有关鹰派的经济预测与鸽派的加息预测相互脱节现象的讨论。


  SamBullard称,尽管市场共识是FOMC将继续暗示要等到预测实现之后才会采取政策行动,但有趣的是,美联储官员会不会针对乐观经济前景的影响进行讨论,尤其是关于通胀影响的讨论。


  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都认为通胀的任何上涨都将是‘暂时性的’,但我们怀疑,还是有些官员不同意这种说法。


  美国总统 拜登 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是目前市场关注的一大 焦点


  拜登周一表示,愿意就基建法案妥协,并 在未来数月讨论该问题。


  此外,拜登还称,即将与美国国会议员就该一揽子方案的内容和融资问题进行讨论。


   英国就业数据表现强劲英国 2月份失业率连续第二个月下降。


  焦点转向定于周三公布的英国最新通胀数据。


  英国劳动力市场的表现相对好于其他发达国家。


  失业率在今年二月连续第二个月下降。


  它从 1月份的5.0%上升到4.9%,这比美国和欧盟都要好  对 金钱的爱好作为一种占有欲——它区别于作为享受生活、应付现实的手段的那种对金钱的爱好——将被看作是某种可憎的病态,是一种半属犯罪、半属变态的性格倾向,人们不得不战战兢兢地把它交付给精神病专家去处理。


  那些影响财富分配和经济上的酬报和惩罚的各种社会习俗及经济惯例,不管它们本身可能是多么地令人憎恶、有失公平,由于它们对促进资本积累有极大的作用,因此现在我们得不惜一切代价加以维持;但是到那时我们将从中解放出来,并终将摒弃它们。


    当然,到那时将仍然有不少人怀着强烈的、贪得无厌的 意图,盲目地追求财富,除非他们能够找到某种可能的替代目的。


  不过,我们其余 的人将不再有任何义务对这类意图表示赞许和鼓励。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被大自然赋予了这种“意图”,不过,到那时我们可以在比今天更为稳妥自如的情况下,更加细致深入地探索这种“意图”的真正性质。


  所谓意图,其含义是,我们更关心自己的行动在遥远的将来所导致的结果,而非行动本身的性质和对我们自己周围环境的直接影响。


  那些“有意图”的人,总是企图通过把他们对行动的兴趣向后推延来确保他们的行动具有一种假想的和虚妄的 永恒性


  他所喜欢的并不是他的猫,而是他的猫所生的 小猫;实际上,他喜欢的也不是小猫,而是小猫的小猫。


  这样无穷无尽地递推下去,到最后,他所追求的不过是抽象的“猫”的概念。


  对他来说, 果酱并不是果酱,即决不是今天这听实实在在的果酱,而是想象中的明天的那听果酱。


  因此,通过把他的果酱不断地推向未来,他竭力想要从他的行动中升华出一种永恒性来。


    让我们回忆一下《西尔维亚和布鲁诺》中的那位 教授:  门外的人低声下气 地说:“只是一个 裁缝,先生,是来收账的。


  ”  “啊,我可以很快解决他的事情,”教授对他的孩子们说,“你们只需等一小会儿。


  今年的账是多少,我的朋友?”他正说着,裁缝已经走了进来。


    “你晓得,这笔账是每年翻一番的,现在已经这么多年了,”裁缝有点生硬地回答道,“我现在就想拿到现钱。


  已经有2000镑了!”  “喔,这不算什么!”教授满不在乎地说,一边在口袋里摸索着,仿佛他总是随身带着那样数目的一笔 款子似的。


  “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为什么不再等上一年,让它滚成4000镑呢?想想看,那时你会多么富裕!要是你愿意,你简直可以成为一个‘国王’!”  “我可不清楚我是不是想成为国王,”裁缝若有所思地说,“不过这笔款子听起来的确数目不小!好吧,我看我还是等一等吧……”  “你当然会这么办的!”教授说,“我知道,你是个精明的人。


  再见,我的朋友!”  “你真的打算付给他4000镑吗?”等那个债主离去,关上门以后,西尔维亚问。


    “那怎么会,我的孩子!”教授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会让这笔钱一直滚下去,直到他死为止。


  你看,只要再等上一年,这笔钱就会变成现在的两倍,这件事总是值得去做的啊!”

0 Comments